在线咨询

Discuz! Board

商标注册        国际商标注册         商标拍卖         商标问问         商标论坛         商标分类表         商标查询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62|回复: 0

鬼亲 5ifte3io

[复制链接]

37

主题

37

帖子

215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15
发表于 2017-4-30 17:0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早晨,窗户外突然响起几声二踢脚,接着传来小喇叭凄厉哀怨的声音…   

  躺在炕上的女人脖子动了动,侧了点头问:“老憨,这是谁走了?”   

  “村北头二旦娘。落炕有三个月了。”   

  “今几号了?”   

  “我看一下,"他翻翻墙上的曰历,掀起一张,用上面的小夹子夹住,“十一月初七。”   

  “十一月初七?”炕上的女人沉寂了一下,“一会做好饭,给咱亮子盛一碗吧,今他忌日,别忘了再上柱香。”   

  “我记着呢,你就放心吧。”   

  “这一晃五年啦,唉。"炕上的女人叹了口气,“托他祥嫂的事也不知咋样了?”   

  “是啊。一直没给音讯呢。”   

  “吃过饭你再去找她一趟吧,让她给咱抓紧点。”   

  “嗯,一会我就去找她再说说。”   

  老憨姓冯,大名就叫冯老憨。他自幼父母双亡,没读过什么书,打光棍到四十岁才取了外地跛女。第三年老树开花,那跛脚的女人给他生了个男孩,他们的生活似乎有了光亮,有了盼头。他给儿子起名冯亮。   

  自从有了儿子,两口子是爱如掌上明珠,干活也更卖力了。到儿子十八岁时,他攒钱在老庄户地盖了三间房。开始想盖中间开门的一明两暗,后来老憨说,还是开两个门吧,西头间老俩住,东边两间将来儿子娶媳妇。   

  盖好房老憨老两口四处托人给亮孑说亲,可人家一打听都嫌他家穷,大多不愿意。亮子到了二十一,家里的活逐渐顶上了手,日子也逐渐好起来。有媒人在五十里外的东庄给亮子说了个媳妇,据说姑娘长的挺漂亮,最重要的姑娘没嫌弃他穷。说好了十一月初七去东庄见面,没想到路上了出车祸,亮子的摩托车钻到大货车下,亮子当场身亡。   

  得到这消息,老憨一下老了十岁,老憨那跛脚的媳妇大病一场,从此再没起过炕。   

  亮子是与媳妇见面的路上走的。活着没娶上媳妇,到阴曹地府怎么也不能让孩子打光棍。这成为老俩最大心腑事,几年来四处求人,就为这桩心事。   

  “老憨叔,老憨叔。”老憨给儿子上了香,喂老伴吃了饭,自己胡乱对付了几口,把没洗锅碗往桌边挪了挪,带上门往外走,院子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“老憨叔,这是要上哪?”   

  “正说要找你去呢。”老憨见来的正是在村里爱说媒拉纤的祥嫂,忙推开门往屋里让,“屋里坐吧。”   

  祥嫂也没客气,一扭屁股进屋,同炕上的女人寒喧几句,等老憨进屋坐稳,老憨的老伴在炕上歪着头先开了口:“他祥嫂,俺们托你的事咋样了?”   

  “老憨婶,我今来正要和你们说这事呢。”   

  “让你给费心了。”老憨说。   

  “没事,应该的。”祥嫂往炕边凑了湊身子,一股尿臊味冲进了她鼻子。她微蹙了蹙眉,用手在鼻子下面忽扇了几下才说:“昨个晚上听说西王庄让车撞死了个小姑娘,惦记着你家亮子的事,今一早我就赶过去了,这不刚回来。”   

  “谢谢他嫂子了,”炕上的女人眼睛倏忽亮了一下,吃力地抬了下头又无奈地落下,“你快说说,怎么个情况呢?”   

  “那姑娘姓陈,十五岁,长得挺俊,昨天下学时骑自行车出了车祸。我问了,他家倒是也想找个人家给孩子配个阴婚,我去时有两家正在抢呢,他们都出到七万多了。”祥嫂一口气说到这,停下来用眼扫了老憨和他老伴一眼。   

  “这么多啊?”老憨有点吃惊。   

  “多?前年四万你家嫌多,去年六万你家还嫌多。我实话说,今天这事你别说七万,下了八万恐怕真拿不下来。”   

  “怎么这样?”老憨老伴说。   

  “这样?现在什么不长啊。那边那两家也正犹豫呢。要再来一家,八万你也甭想了。”祥嫂说着把头扭向老憨,“老憨叔,你和婶子商量一下,说妥了我就去办,不妥也就算了。照这势,明年十万恐怕也不止。”   

  ……   

  “老憝叔、婶子,我都打听了,那家是个好人家,闺女和咱亮子满佩,遇到这么合适的难得呀。说句不中听的话啊,你老俩都这大岁数了,万一哪天有个好歹,亮子兄弟可再没指望了。”祥嫂说着,吐沫星子四溅。   

  老憨坐在板凳上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门外一动不动。炕上的女人咬着牙,闭着眼一声不吭。   

  “到底刅还是不办,你二老说句话,这么闷着算怎么回事呀?”祥嫂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。   

  老憨慢慢站起来,颤巍巍地走到炕边。炕上的女人也睁开门眼,四目相对,女人的眼里扑簌簌滚出泪花。   

  “咱给孩子办了吧?”   

  “嗯!”女人咬了咬嘴唇,点了下头。“可钱?”   

  “咱把这庄户卖了吧。亮子走时人家赔了六万三,这房再卖上两万多,加上办事应该够了。”   

  “可卖给谁呀?”   

  “后院的二孬吧,他去年就问过,想给二万一…”   

  “卖给谁也不能卖给他,他太嗄咕。”   

  “咱也别管人家嗄咕不嗄咕了,只要他能拿出钱来就行。”   

  女人望一眼老憨,把头扭一边哭泣出了声。老憨对着祥嫂说:“他嫂,你去找一下村长,让他跟二孬说吧。说好了就立据。”   

  “唉。”祥嫂痛快地答应着,站起身扭着屁股走了出去。   

  “老天爷呀,你怎么不长眼啊,你说这是什么事啊,俺命怎么这么苦啊?炕上的女人见祥嫂走出去,再也抑不住嚎啕大哭起来。“亮子呀,你好狠心,怎么就扔下你爹娘不管了啊,你可怜的爹娘啊…”   

  老憨在炕边瞅着,也跟着抽泣起来。   

  没多大功夫,村长、祥嫂和二孬三人来到屋里。   

  “说好了?”   

  “说好了。”   

  “多少啊?”   

  “二万。”   

  “去年不还说二万一吗,听说今年城里房价又长了。”   

  “咱乡下比不了城里。和二孬说了,他说钱不凑手,只能拿出这么多。”   

  “他这是趁火打劫。"炕上的女人突然插句嘴。   

  “婶子,这话俺可不爱听,什么叫趁火打劫,这次可是你家先找的俺,你不卖俺现在还不想买了呢。”二孬说着想往外走。   

  “你……”   

  “行了,你别言语了。”老憨制止住炕上的女人。   

  村长叫住二孬,“你别走,在家不说好了吗。现在听老憨叔句话。成咱就写字据,不成就拉倒,二旦家那还等着我呢。”   

  老憨看了看炕上的女人,狠了狠心对村长说;“就按你说的办吧。”   

  村长从兜里掏出纸笔,很快写了张字据,村长和祥嫂做了中人。四个人都看过各自签字按了手印。   

  二孬掏出二迭钱,老憨没有接,他说,“给祥嫂吧。”   

  老憨走到柜子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